导航

【以案说法】小马奔腾遗孀天价对赌协议案能否凭借新司法解释起死回生?

发布时间:2018-01-29作者:法制盛邦杨娟律师浏览:浏览次数:加载中...

近日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遗孀金燕,被小马奔腾股东之一建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天津)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一审判决金燕负债2亿元。为何金燕会背上如此大的债务,这要从小马奔腾本身说起——说起小马奔腾,大家熟悉的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武林外传》《历史的天空》《三国》《甜蜜蜜》《将爱情进行到底》……

也正因此,作为曾红极一时的影视文化公司,小马奔腾逐渐成为资本圈竞相追捧的对象。2011年,小马奔腾出品了优秀的影视剧获得较好的市场反响,遭到40多家PE机构疯抢。最终,小马接受了建银文化作为第二大股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除此之外,小马奔腾公司董事长李明,李萍、李莉及其他多名原股东,以及建银文化在内的多名投资人还共同签订了《增资及转股协议》,本质就是一份对赌协议。这份《增资及转股协议》约定:若小马奔腾未能在2013年12月31日之前实现合格上市,则投资方建银文化有权在2013年12月31日后的任何时间,在符合当时法律法规要求的情况下,要求小马奔腾、实际控制人或李萍、李莉、李明中的任何一方一次性收购建银文化所持有的小马奔腾的股权。

然而,小马奔腾没能在2013年12月31日前成功上市,所以“对赌”失败了。两天后,2014年1月2日,小马奔腾董事长、创始人李明突发心肌梗塞离世。仅仅20天后,遗孀金燕匆匆上任,接替李明担任董事长兼任总经理职位。上市失败及李明离世,让小马奔腾陷入混乱,随之而来的是由此产生的巨额债务以及无休止的纠纷。金燕的债务危机也由此引发。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但是,一方出了大事,另一方还能飞得动吗?
  2016年10月,建银投资公司又以金燕为被告,向北京市一中院提起诉讼,认为“对赌协议”中的股权回购义务是李明和金燕的夫妻共同债务,请求判令金燕对股权回购款、律师费及仲裁费等,在2亿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实际上,案件争议焦点也就在于此:因“对赌协议”约定李明的股权收购义务所产生的债务,是否为李明与金燕的夫妻共同债务?
   一审法院判决对建银投资公司的请求予以支持,并依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第26条的规定认定:此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判令金燕承担2亿范围内的连带清偿责任。在判决书中“法院认为”部分记载:“首先,夫妻共同生活并不限定于夫妻日常家庭生活,还包括了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案涉债务即属于李明在经营公司时产生的债务……其(指李明)负担股权收购义务的前提,显然是为了期望小马奔腾公司上市带来的经济等多方面的利益,毫无疑问,该利益亦将属于金燕,故案涉债务的产生指向家庭经营活动,属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所判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最大金额。



   金燕表示:“当年的‘对赌协议’,我没有签字,巨额的投资款项,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甚至都没有持有过小马奔腾的股权,这一切为什么要我来承担?”丈夫离世后,生活急转直下。她在北京的两处房产已被查封,“现在我和女儿、妈妈一起租房子住。丈夫的遗产,实际上只有一百万。”面对生活的变故,金燕表示只能接受,但她从心理上无法接受一夜之间被负债高达数亿元的判决结果。此后,金燕不服,提起上诉。

在案件上诉期间,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17日发布《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该司法解释能否让这起天价对赌案在二审起死回生呢?下面就由广东法制盛邦杨娟律师为您一一解析:

    1、该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该规定将双方合意作为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重要条件之一。根据这一规定,夫妻双方基于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双方基于共同意思表示就是指的夫妻双方对共同举债达成了意思表示的一致,双方均同意借债,形成双方合意。双方对共同举债的合意,可以是在合同上以共同签字的方式表示,也可以是在一方签订合同后,另一方以事后通过书面或口头追认的方式表示,也可以以双方均认可的其他方式表示。回到天价对赌协议案,金燕是在其丈夫李小明去世后继任董事长之后才知晓《增资及转股协议》,金燕既未在《增资及转股协议》上签字,在一审中也未对此进行追认。 简言之,这2亿元的债务并非李明及金燕夫妻双方合意而举债,依据该司法解释,不应算作李明及金燕的夫妻共同债务。

    2、该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关于家庭日常生活所需的举债,对于该类举债过往一直均是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虽然本规定跟以往的法院内部座谈纪要、法院内部审判指导意见一样,没有确立指导线或区间指导线(如民间借贷纠纷中的五万元标准),亦没有对何种情形属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进行列举,但相比较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仍是一大进步。夫妻举债的举证责任重点是举债事实的真实性和关联性的证明责任,但24条是以“排除事由”的手段来替代举债真实性和关联性举证责任,将举债事实的真实性和关联性的举证责任转嫁给非举债方,这实质上是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根本原则,债权人主张夫妻共同债务,不是仅仅证明在婚姻存续期间举债就可以的,这是远远不够的。而夫妻非举债方要去证明“自己不知情”、“没有用于共同生活”等事实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消极事实的证明责任显然是高过积极事实的证明责任,无形之间加重了夫妻非举债一方的举证责任,导致大量衍生借虚假债务而逃避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故此24条才在民间获得恶法的“美誉”。 一审法院认为,夫妻共同生活并不限定于夫妻日常家庭生活,还包括了家庭的生产经营活动,案涉债务即属于李明在经营公司时产生的债务。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如何界定,最高法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家统计局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居民家庭消费种类主要分为八大类,分别是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交通通信、文娱教育及服务、居住、其他商品和服务。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可以参考上述八大类家庭消费,根据夫妻共同生活的状态和当地一般社会生活习惯予以认定。也就是说举债用于上述家庭消费,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回到本案,结合日常经验法则及最高法院有关人士的解读,2亿元数额之巨明显超出一般的“家庭日常生活所需”,且是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故此,在案件上诉期间适逢该司法解释出台,对金燕而言,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3、该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笔者认为第三条是最核心的内容,最高法院希望能通过司法解释在债权人利益和夫妻一方利益得到平衡。回到本案,一审认为“李明负担股权收购义务的前提,显然是为了期望小马奔腾公司上市带来的经济等多方面的利益,毫无疑问,该利益亦将属于金燕,故案涉债务的产生指向家庭经营活动,属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故此判决金燕需对2亿元股权回购款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显然,以该案一审法院的逻辑,即使是配偶一方的生意经营活动也会被指向为家庭经营生活,也被认定属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一部分。理由是我国的夫妻共同财产制,亦即配偶一方的婚后收益有一半份额属于另一方。所幸的是,在本案的上诉过程中出具了该司法解释,依据该司法解释建银投资公司应举证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如果建银投资公司举证不能的话,则要承担败诉的风险。由于该案尚在二审阶段,笔者不方便赘言。

至于本条规定的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内外延到什么程度,共同生产经营是否必须有在公司、个体工商户乃至无证经营组织中拥有股份抑或作为劳动者担任职务即可?“共债共举”会否提高全社会的交易成本或限制个人的经济自由?如何做到既不能“坑债权人”,也不能“坑配偶”,法院必须在债权人利益和未举债夫妻一方利益的“平衡木”上跳舞,上述种种,均需司法实践去验证、完善,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博公众平台二维码
Copyright ©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5011号-1Powered by vanch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