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所资讯
导航

【以案说法】洗车期间车辆发生碰撞事故谁来买单?

发布时间:2018-01-31作者:法制盛邦杨娟律师浏览:浏览次数:加载中...

案情简介:

2017年5月30日,车主杨先生欲洗车,驾驶粤Axxxxx车辆停在客村某汽车美容中心门口。清洗期间,由该中心员工驾车挪位时发生了碰撞事故。事故发生后杨先生当即向公安交警部门报警以及向保险公司报案事故发生。保险公司派员到场勘查并对驾驶该车辆的员工进行了调查询问。《机动车辆保险调查询问笔录》记载“事故车辆车牌号码粤Axxxxx,事故驾驶员王某立是美容店员工,事故发生时间2017年5月30日18时、地点客村立交。事故经过:驾驶员王某立驾驶标的车粤Axxxxx倒车碰粤Lxxxxx后油门当刹车,急踩油门后碰墙体,车主杨某某打电话报交警了”, 后保险公司对车辆损失定损为29217元。

2017年6月15日,杨先生将车辆送往4S店维修,并支付了修理费37948元,其中维修工时费9136元,维修材料费28812元。2017年7月15日,保险公司向杨先生出具《机动车辆保险拒赔通知书》,表示“经核查,本次事故属在经营性场所维修、保养、改装期间发生事故,受损原因不属于保险公司责任范围。经慎重审核后本公司决定对本案件作拒赔处理”。后杨先生起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修理费37948元。

争议焦点:

双方争议的焦点如下:

1、被保险车辆在洗车期间受损,是否属于保险合同中汽车养护期间受损,保险公司是否可以免责。

2、涉案车辆发生事故后,交警没有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保险公司是否可以据此免责。

律师解析:

1、洗车与汽车维修保养是不同概念,不属于保险公司可以免责的情形。

保险公司所提供保险条款中关于责任免除的内容为“在经营性场所维修、保养、改装期间”被保险机动车辆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汽车保养是指为保障车辆性能,根据车辆所需保养条件,采用专用护理材料和产品,对汽车运行系统进行全新护理的工艺过程。而杨先生只是在洗车店洗车,系为保持车辆整洁而对车进行擦洗与装饰的工作流程。洗车只是对汽车外观进行清洁处理,尚未进行一般意义上的汽车养护处理程序。故洗车与汽车维修保养是不同概念,不属于保险公司可以免责的情形。本案中涉案车辆在洗车期间受损并不属于上述免责条款中“在营业性场所维修、保养、改装期间”的范围,保险公司不能以此条款免除赔偿责任。

退一步讲,即使本案适用上述免责条款,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之规定,保险公司没有对汽车维修、保养作出明确定义,也没有对被保险人作出提示或明确说明,该免责条款中的维修保养期间应做狭义理解,不包括洗车期间。

2、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不是保险理赔的前置或必要条件,无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不是保险公司拒赔事由。

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是交警部门对交通事故的初步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但人民法院在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时,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公安机关所作出的责任认定、伤残评定确属不妥,则不予采信,以人民法院审理认定的案件事实作为定案的依据。这就表明,交警部门对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是证据,是一种鉴定结论。当事人对责任认定不服时,法院可以采信也可以不采信。法院对责任认定有异议的,由法院做出新的责任认定。在民事诉讼中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与其它书证、物证一样,属法院审查的范围。没有事故认定书,保险公司依然应当赔偿保险金;保险公司现场查勘记录的事故责任划分可以作为理赔的依据。首先,在保险合同中,双方并没有约定必须提交事故认定书作为证据证明事故责任;其次,根据《保险法》规定,被保险人在理赔时只需提供证明事故发生的原因、性质、损失程度等证据,没有规定原告必须提供事故认定书。最后,根据公安部的规定,轻微的交通事故案件,公安部门可以不制作事故认定书,即使制作事故认定书,该认定书也只交给驾驶员,不会给被保险人。因此,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是确认交通事故责任的最终依据,所以,保险公司不能依据交通事故认定书拒赔。

审理结果:

法院采纳了杨先生的代理律师的意见,支持了杨先生的诉讼请求,理由为“原告为粤Axxxx车辆向被告投保,被告予以承保并出具了保险单,原被告的保险合同关系合法有效。粵Axxxx车辆发生事故后,被告派员到场查勘并作出保险调查询问记录,原、被告对此并无争议,因此案涉车辆发生碰撞事故客观真实。被告辩称被保险车辆在洗车期间发生事故,属于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约定的责任免除事由。由于合同条款中对‘养护’未有释义,则按通常而言,汽车养护是为了保障车辆正常使用而对车辆各部位(件)性能定期检查、保护、修理,而车辆清洗仅是对车辆外观和乘坐空间的清洁,并无性能检查保养的内容,并非般意义的汽车养护处理程序和项目。因此,被告对被保险车辆在洗车期间发生的碰撞事故按上述条款的‘养护’情形作损失拒赔处理缺乏理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将事故车辆交由正规的第三方修复,并提供了详细的维修项目清单,故产生的维修费37948元是合理费用。而且,该费用与被告辩称的定损金额亦未过分悬殊。原告要求被告赔付保险金37948元有理,本院予以支持”。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博公众平台二维码
Copyright ©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5011号-1Powered by vanch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