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时事热评】城管抽梯致工人坠亡,文印店老板何罪之有?

发布时间:2018-02-02作者:法制盛邦杨娟律师浏览:浏览次数:加载中...

上周末,经中原网等媒体曝光,郑州“城管抽梯”事件成为舆论热点。据报道,2018年1月23日,郑州航空港区一文印店工人安装广告标牌时, 城管队员到场称手续不全要求拆除,并在拆除过程中抽走梯子。随后工人欧某自行用安全绳下楼,不幸坠亡。事后郑州航空港区综合执法局回应称,初步处理决定对几位执法人员免职、停职处理并配合警方调查。126日晚,郑州市公安局回应称,警方将违规设置广告牌并涉嫌造成重大责任事故的文印店负责人刘某刑拘。

这一事件在网络舆论场上被标签化为“城管抽走施工梯子致工人坠亡”,显然,公众的关注焦点在城管执法人员的责任认定。而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文印店负责人刘某被刑拘,涉案执法人员却只是“配合警方调查”,这导致不少围观群众倾向认为正是因“官”“民”的身份不同,才在事件调查程序中有了羁押与否的不同对待。警方调查是否失之公正的质疑也由此在公共舆论中甚嚣尘上。公安机关处理该案,效率不可谓不高,但是在适用法律问题上,笔者认为公安机关错误的扩大化认定因果关系,此做法有违刑法的谦抑原则。

文印店的负责人刘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郑州市公安局刑拘,估计公安局抓人的逻辑是因为刘某违法雇佣了没有安装资质的工人欧某,导致欧某后来不幸坠亡。如果他不违法雇人安装广告牌,那么欧某也就不会坠亡。因此,其违法行为与坠亡事故存在因果关系,故刘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

那么,什么是因果关系呢?

因果关系是一种社会现象的变化引起了另一种社会现象的变化,表明这两种社会现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有因才有果。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与日常用语中的含义不同,日常用语中的因果关系是事实上的因果关系,是一种哲学上的条件关系,如果没有在先行为就不会有后面的结果发生。刑法中的因果关系是指犯罪构成客观方面要件中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存在的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

当危害结果发生时,要确定某人应否对该结果负责任,就必须查明他所实施的危害行为与该结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显然不是单纯的条件关系,否则刑法的处罚面就太大了。因此,必须对条件关系进行限定。 在条件关系的基础上,只有对结果的发生具有重要促进作用的条件才能认为与结果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具体到本案,刘某违法雇佣欧某的行为是否会必然导致欧某坠亡呢?我们回顾新闻可以得知,刘某雇佣欧某安装广告牌,不仅配有安全绳,还配有梯子。欧某坠亡的原因是城管抽走梯子导致欧某不能用梯子这种常规的方式下楼。城管抽走梯子等于置欧某于孤立无援的危险境地,尤其在寒冷天气,欧某必须要下楼啊,他不可能不吃不喝一辈子呆在楼顶吧,故在当时的条件下欧某不得不自行想办法用安全绳下楼,之后不幸坠亡。

我们可以发现,在刘某违法雇佣欧某这个行为当中,又加入了城管抽走梯子这个行为。刘某雇佣欧某的行为并不会必然导致欧某坠亡这个结果。刘某的雇佣行为与欧某坠亡的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中断了,二者之间的联系被城管抽梯这个行为切断了。

因果关系中断的原因在于先行行为(违法雇佣)在发生作用的过程中,因其他因素(城管抽梯)的介入,打破了预定的因果链。于是,在一个危害行为的发展过程中又介入其他因素而导致发生某种结果(欧某坠亡)的场合,如何确定先行行为和最后的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如果按照郑州市公安机关这种简单粗暴的逻辑推理,那么所有罪犯的父母与犯罪事件都有因果关系。马加爵杀人,是否也要把马加爵的母亲抓起来呢,因为其母亲也与杀人行为有因果关系啊。如果她不将马加爵生出来,马加爵也就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自然也就不会杀害同学。按照这种推理逻辑,中国古代的株连制度似乎也颇为合理了。所以在认定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时,不能把因果链条拉的太长,必须要综合判断在先行为对结果的决定力,介入因素的异常程度,以及介入因素对结果的决定力等等。

本案中,刘某违法雇佣行为与欧某坠亡之间,出现了因果关系阻断事由,也即城管的抽梯行为。而郑州市公安局没有充分考虑城管抽梯这个介入因素,简单的将欧某的坠亡结果直接归因为刘某的违法雇佣,混淆了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与事实上的因果关系,扩大了因果链条,笔者认为这种做法不仅过于简单粗暴,还同时违反了刑法的谦抑原则。

退一步讲,即便刘某的雇佣行为与欧某的坠亡结果之间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但因果关系仅仅是承担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承担刑事责任还要求行为人对行为后果主观上存在罪过。人的行为是有主观罪过的行为,才能成为刑法上的原因,如果没有主观罪过,人就不能对他的行为所造成的危害结果负刑事责任,自然不能认为行为和结果之间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也就是说,因果关系是承担刑事责任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这就要求我们从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入手判断刑事责任即犯罪构成问题,两方面缺一不可。

回到本案,笔者认为刘某对欧某的死亡没有主观上的罪过,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罪过形式是过失。这里的过失,是指应当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主观心理状态。

刘某雇佣欧某去安装广告牌,按照当时的安装条件,既有梯子,也配有安全绳,应该说是符合了广告安装户外作业的安全规范的。刘某不可能会预见到他雇佣欧某就会导致欧某发生伤亡事故,对欧某的坠亡笔者认为刘某既不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也不存在过于自信的过失。

我们来假设一个场景:假如没有城管抽梯这个环节,当时有两种方式可以下楼,一种是梯子、一种是安全绳,且梯子和安全绳都是足以负重质量合格的。欧某要选择通过梯子下楼,而刘某强行责令欧某不得用梯子,只能用安全绳。之后欧某听从了刘某的命令弃用梯子而选择安全绳,之后不幸坠亡。这种情况下公安机关指控刘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也说得过去,因为刘某有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的行为。

回到现实中来,刘某的过错何在呢?错就错在他的文印店没有安装广告牌的资质,也即城管所说的“手续不全”。但“手续不全”仅仅是一般的违法行为,这种行为应该通过城市管理部门按照行政管理法规来规范和评价,而不能因为现在出现了坠亡的严重后果,就要把这种“手续不全”行为放在刑法的框架下来规范和评价。把“手续不全”的违法行为认定是犯罪行为,这就有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之嫌了。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刘某的行为与欧某的坠亡之间不构成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且刘某也没有主观上的罪过,他的过错仅在于没有资质、“手续不全”,因此,不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涉事的几个执法部门应厘清各方责任,不偏袒、不护短,尽可能公开、公平、公正地处理此事,及时回应舆情和公众的合理质疑,避免给司法公信带来二次伤害。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博公众平台二维码
Copyright ©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5011号-1Powered by vanch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