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民间借贷?共同对外投资?

发布时间:2017-09-22作者:法制盛邦黄昌赣律师

【案情】

 被告周某系广东佛山市某公司财务经理,周某与原告梁某等七人系同事关系。

 2013年3月4日至2015年1月13日期间,基于原告与被告的了解信任,自2013年起,原告梁某等人与被告周某经常共同合资一起对外进行短期投资。原、被告共同对外投资的流程大致为:原告的对外投资款首先划入到被告周某账户,再由周某账户将合资的款项划出到投资标的账户;收回款项后,再由周某账户将收回的款项划回到原告等人账户。

基于同事间的信任,原、被告之间的资金往来只有银行流水,双方间没有“借款合同”、“借条”等证明双方间存在债权、债务法律关系的凭据。

后因原、被告对外投资的款项尚有400余万未收回,导致周某未能将梁某等人的资金全额划回梁某等人。原告梁某等人以资金系通过周某账户对外划出出借给他人,双方之间系民间借贷为由,要求周某对梁某等人的款项承担还款责任;并要求周某之夫唐某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周某认为:双方之间属于共同对外投资的关系,梁某等人划入自己账户的资金,从来无需向原告等人出具借款合同、借条等借贷凭证。因此,原、被告间自始就不存在借贷的事实与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现原告主张被告向其借款的事实,既不是客观事实也不是法律事实。

现被告周某向法院提交原、被告间的资金往来清单可以证实,被告周某汇入原告账户的资金数额大于原告汇入被告周某的资金数额,由此间接可以证实,被告周某根本不存在向原告等人借款的事实。因此,原、被告间根本不存在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原、被告间同时也不存在债权、债务的法律关系。

【审判】

一审南海区法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民间借贷合同系实践性合同,其成立需要有两个构成要件,一是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借贷的合意,二是款项实际支付。所以,原告基于借贷关系主张被告偿还借款,原告应当对借贷合意和款项交付等要件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原、被告双方虽存在银行多次互相转款,但被告否认向原告借款。从原、被告提供的收付款回单进行分析,2013年3月4日至2015年1月13日间,原告梁某等人与被告周某双方通过银行转账方式频繁往来转款交易数十次之多,且原告梁某主张本案的借款也包括在里面。比对两被告汇入原告梁某账户的资金数额大于原告汇入两被告的资金数额,且原告梁某又未能提供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合意的证据佐证,原告梁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原告梁某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梁某的诉讼请求。

此案判决后,梁某等人上诉,案经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庭审,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梁某与周某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

借贷关系的构成要件有两个:一是借贷的合意;二是款项的交付。认定双方是否存在借贷关系,应审查双方有无借贷的合意。经审查,本院认为梁某与周某之间没有借贷的合意,理由如下:

 第一,梁某主张其汇给周某的款项是周某的借款,应当由梁某对此承担举证责任,但梁某不能提交书面的借据或借款协议证实与周某达成了借贷的合意,梁某称其与周某之间存在借款的口头合意,周某并未予以确认。

 第二,梁某所汇款项虽然是通过周某的账户转给案外人,但周某并非实际用款人,梁某对此应是知情的。因除了梁某,尚有其他同事亦是通过此方式不定期汇款给周某并从周某处收取利息。考虑梁某等人与周某均为同事关系,关系较为紧密,且梁某等人与周某之间并非一次转款,而是多人多次大额转款,往来款项频繁,因此梁某等人应当知晓实际用款人并非周某,对于周某将款项集中后出借给案外人,梁某等人并非如其所言一无所知。且根据双方庭审陈述,款项未能回收时,梁某等人曾与周某共同向案外人追讨过款项,亦间接印证梁某等人对于周某集资后转借他人一事并非完全不知情。

 第三、陆某强一案中,陆某强曾直接转款给案外人,虽然陆某强主张是受周某指示,但陆某强并未提供完整的短信记录,不能排除周某作为中间人通知陆某强转款的事实,且陆某强作为大家的同事,亦确认曾签订委托收款协议,委托周某追收款项,证明实际借款人并非当然指向周某。

 第四、双方提交的银行转账回单等证据虽然有部分记载的交易用途为借款、还款,但在双方明知集资就是用于转借给他人的情况下,银行回单简单记载为借款、还款,应是双方对集资款往来的说明,此并不足以证明周某与梁某等人之间存在借贷关系。

 第五、本案所涉相关款项的用途与去向,周某已经向公安部门报案,公安部门亦以诈骗罪立案,由于该刑事案件尚处在侦查阶段,现有的证据材料,包括梁某提供的收取利息清单均无法证实周某是否从中赚取利息差额,亦无法证实周某与案外人的关系,在此情况下,仅凭本案证据亦无法明确确定周某为借款关系的主体。

 综上所述,梁某明知款项是通过周某提供给他人使用,本案双方对于共同集资转借他人使用有共同的意思联络,故仅以本案证据无法确认周某与梁某之间已达成借贷的合意,本院对梁某二审提交的证据证明内容不予采信。梁某上诉要求周某及其配偶唐某偿还款项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如与本案款项相关的刑事案件对涉案款项有新的结论或者定性,当事人仍可通过相关程序再次予以救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梁某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据此,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点评】

 本案是民间借贷?还是共同对外投资?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存在争议。

 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周某与梁某等人间是民间借贷关系,原、被告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理由:(1)、周某与梁某等人系同事关系,双方间资金往来没有立借条、借款合合同符合常理;(2)、梁某等人的款项划入了周某的账户,通过周某的账户划入他人账户。(3)周某与梁某等人间没有借条、借款合同,系同事间的信任,但并不能否认双方间的借贷关系。

 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周某与梁某等人间不属于民间借贷关系,系共同对外投资关系,原、被告间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理由:(1)、梁某等人的款项划入了周某的账户,通过周某的账户划入他人账户,周某收到他人的回款后,按比例分配给梁某等人,周某从中并没有谋利。(2)、证明民间借贷关系的法律凭证是借款合同、借条等,双方当事人对法律事实有争议时,应以书面凭证为准。(3)周某与梁某等人间存在多次款项的汇入与汇出,间接证明双方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一、二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驳回了梁某等人的诉讼请求,维护了周某的合法权益。

 此案是笔者作为代理律师承办的系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案件双方各执一词,各有各的说法,也提供了相应的证据。笔者作为代理律师,从双方的资金流水中透过现象看本质,提出了案件双方不是“民间借贷”而是“共同对外投资”的观点,得到了一、二法院的采纳支持,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深得委托人周某夫妇的满意与赞许。试想:若案件周某败诉,周某夫妇将要承担数百万债务,将是一种怎样的后果?后果将无法预见与想象,有可能妻离子散,有可能家破人亡,也有可能为了躲债四处逃亡……。

案件二审终审结束后,周某夫妇找到笔者,深深地表示敬意,称是代理律师挽救了他的家庭和命运。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官方微博公众平台二维码
Copyright ©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粤ICP备06015011号-1Powered by vancheer